汪文勇,博士,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CERNET專家委員會委員,電子科技大學教授。
CERNET為中國互聯網趟出一條大道
CERNET為中國互聯網趟出一條大道
專訪CERNET專家委員會委員、電子科技大學教授汪文勇

  汪文勇,博士,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IEEE會員,CCF高級會員,CCF互聯網專委會常務委員,軟件工程專委會、高性能計算專委會委員,中國互聯網協會理事。
  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CERNET)專家委員會委員,下一代互聯網關鍵技術和評測國家地方聯合工程研究中心專家委員會委員,計算機網絡及應用四川省工程實驗室學術委員會主任,澳門科技大學下一代互聯網國際研究院訪問教授。
  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1次,獲公安部、教育部、四川省等省級科技進步一等獎3次、三等獎3次,獲電子工業部優秀教材一等獎、全國工科電子類專業優秀教材獎各1次。發表論文70余篇,擁有授權發明專利7項。
  曾擔任中國下一代互聯網(CNGI)專家委員會委員,參與《國家下一代互聯網發展戰略規劃研究報告》的編寫。

引言
引言
在電子科技大學工作不久,汪文勇就被抽調到當時的國家教委,27歲的他并不知道,其辛苦忙碌論證的CERNET將在日后成為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業和方向。
這個最初被稱為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示范工程的項目,“示范”二字幾乎貫穿25年的發展歷程。汪文勇認為,CERNET的出現為中國互聯網的起步,以及下一代互聯網IPv6的部署趟出了一條康莊大道,并一直起到“示范帶頭”的作用。
因緣際會,在最美好的年齡遇到CERNET
因緣際會,在最美好的年齡遇到CERNET
《中國教育網絡》:
在CERNET專家團隊中您算比較年輕的。您是什么時候加入這個團隊的?
汪文勇:
我正式加入這個團隊成為CERNET專家是2002年之后,但與CERNET之間的深厚淵源卻可以追溯到這個重要國家互聯網工程的開始階段。
1994年7月,我從電子科技大學被抽調到當時的國家教委,協助完成CERNET相關論證及申報事宜,很快,這個中國第一個全國性的互聯網工程就獲得了批復。
之后,我回到電子科技大學參與CERNET西南網絡中心的建設與運行工作,不久后加入專家委員會參與到CNGI-CERNET2的研究工作中??梢運?,這25年來,CERNET與我的生活、工作、發展息息相關。
《中國教育網絡》:
那時您不過20多歲。之后有沒有考慮為什么會選擇讓您參與這個項目?
汪文勇:
首先應該是沾了工作單位的光。電子科技大學是新中國第一所無線電大學,學校成立后,隨著國務院機構改革的進程,先后歸屬電子工業部、信息產業部等部委管理,從科研角度上來說,這所工科院校與新興的互聯網研究有一定順承聯系。同時,新建的CERNET作為全國性的網絡必須考慮節點問題,電子科技大學作為祖國西南的重點院校,有一定的研究基礎和設備優勢,可能當時的國家教委已經有讓其成為西南地區主節點的想法。
就個人來說,我的主要研究方向之一就是計算機網絡。90年代初,我的研究生畢業論文是關于TCP/IP的研究,同時我與另一位教授合作撰寫的《TCP/IP網絡原理與技術》由清華大學出版社出版,這也是我國關于TCP/IP協議方面的第一本專著,很多高校的計算機系當時都用該書作為教材。吳建平院士一直都在強調,TCP/IP是互聯網最核心的協議,也是構成今天互聯網最核心的技術之一。從這個角度看,我當時的研究方向與CERNET比較“對口”。
無論什么原因,能夠在人生最美好的年齡參與到這樣重要的工程中來,實在是一種幸運。
如何評價CERNET的歷史意義都不過分
如何評價CERNET的歷史意義都不過分
《中國教育網絡》:
作為一名親歷者,您認為當年建設CERNET的決策對于現在中國互聯網的發展,以及現在互聯網的核心技術研究起到了什么樣的作用?如何評價其意義?
汪文勇:
當初,CERNET被稱為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示范工程項目,這個名字及中國互聯網后來的發展歷程都充分說明,CERNET當之無愧地起到了“示范帶頭”作用。它對于中國互聯網的產生和發展,對中國互聯網產業的起步和壯大,對網絡人才的培養,對互聯網的普及和相關研究的深化,特別是對中國教育科研工作的巨大提升,都產生了潤物細無聲的深遠影響。
首先,CERNET是中國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全國性的互聯網。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當時運營商根本無法提供互聯網的服務,成都的通信運營商想為公眾提供互聯網的業務都是通過CERNET接入的。
其次,當時互聯網科技之風已經吹到了中國,但由于條件限制和技術欠缺,高校和科研院所基本只能構建局域網進行研究工作。CERNET的建設,以及在系統結構、關鍵技術等方面各種開拓性的先期嘗試,等于是給整個互聯網行業和產業在遍布荊棘的“亞馬遜叢林”中趟出了一條可行之路。今天,中國的互聯網發展能夠走上康莊大道,與當時國家高瞻遠矚下CERNET的立項及CERNET人的技術攻關是分不開的。
當然更為重大的意義在于,CERNET的建設和開通,為我國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師生和科研人員搭建了溝通世界的橋梁,一夜之間大家就步入了國際信息高速公路,可以高效地與世界各國的專家學者交流、討論,真正大規模地融入到全球科技的大舞臺,這對中國高等教育發展和科教興國戰略實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2018年是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我認為,改革開放取得了巨大成就有很多原因,CERNET的立項及對互聯網科技和產業的示范意義和鯰魚效應,應該是眾多原因中的一個??梢運?,CERNET是改革開放的一個標志性事件,對于提升改革開放的規模、深度和層次,加速國家崛起的步伐,有歷史性貢獻。從這個視角再去看CERNET的誕生及發展,如何評價其歷史意義都是不過分的。
《中國教育網絡》:
2019年,CERNET迎來了它25歲的生日,同時站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這個歷史起點上,您認為CERNET未來將面臨怎樣的機遇和挑戰?
汪文勇:
經過二十多年發展,CERNET已然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教育科研網絡,成為國際互聯網重要的組成部分。CERNET的技術水平達到國際一流,在實踐過程中所取得的豐碩研究成果不僅帶動了中國互聯網的發展,也使得全球互聯網受益。
未來,中國教育與科研計算機網無論是在下一代互聯網還是在中國教育科研事業的發展中,一定會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每位CERNET人都是那個時代的弄潮兒
每位CERNET人都是那個時代的弄潮兒
《中國教育網絡》:
與CERNET結緣并深度參與其建設、發展,這25年中讓您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
汪文勇:
值得追憶的事情很多,不少往事還歷歷在目,但印象最深刻的還是見證了那個激情燃燒的歲月中,那些為了國家崛起和科技進步積極奔走并付諸實踐的官員、科學家、科研人員們的努力和奉獻,而我也有幸參與其中。
所有CERNET的參與者與建設者,都是中國互聯網事業的開拓者。吳建平院士等幾位老師是當時剛從海外歸來的學者,他們在留學時就敏銳察覺到互聯網這個新時代孕育出來的科技產物對于一個國家教育科研,乃至于經濟發展、社會進步的重大推動作用?;毓?,他們激情澎湃、不遺余力地奔走呼吁,不辭辛勞地科技攻關,最終實現了CERNET的國家立項、提前建成并發展壯大,惠及教育科研事業和社會發展。
我至今還記得,1994年我在當時的國家教委工作,住在地下室,每天為了做論證要參加各種各樣的會,做記錄寫會議紀要,形成報告。我幾乎每天都在加班,但從來都沒覺得累,因為感覺自己正在參與這個國家、這個時代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中國教育網絡》:
您是否總結過,CERNET對您的人生意味著什么?
汪文勇:
從我27歲與CERNET結緣,至今已經與它相伴了25年,它一直是我事業的重心所在,可謂是情之所系,心之所歸。我本身就是研究網絡的,很慶幸自己能夠加入到CERNET這個大平臺、大家庭中來,真正將愛國、愛好,職業和事業結合在了一起。更重要的是,在CERNET建設過程中,為了追趕國際互聯網浪潮,實現在技術、應用層面從跟跑到并跑甚至到領跑,每個CERNET人都瞄準前沿,竭盡全力攻堅克難,始終站在時代的潮頭,作為其中一員,我感到驕傲和自豪,那也將是我最美好的人生回憶。